德国向两名被通缉香港人提供政治庇护,另有一宗新申请

时间:2019-05-24 09:27:47 作者:ronnie 热度:
德国据报向两名被控参加香港2016年“旺角冲突”的社运人士,发出政治庇护。如果属实,将是香港1997年主权移交后,德国首次向香港人发出政治庇护许可。
香港旺角2016年爆发警民冲突后,黄台仰和李东昇被控暴动和煽惑非法集结等罪名。他们获法庭批准保释,但条件是定期要向香港警方报到。
美国《纽约时报》早前引述黄台仰和李东昇指,他们2017年到达德国后,向当地政府申请政治保护。《纽约时报》周二(5月21日)引述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BAMF),证实去年两名香港人获得政治庇护,但没有指明那两人是黄台仰和李东昇。
英国《金融时报》引用黄台仰和李东昇提供的文件指,他们于一年前获准留在德国。
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的资料显示它今年1月还在处理另一宗庇护申请,因此不久将来可能还会有第三名香港人在德国获得庇护。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周三(5月22日)被问到德国的决定是否显示外国对香港的法治失去信心时,拒绝回应。香港警务署回应BBC中文查询时也指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不作评论,但指一般情况来说,警方会循不同途径追查在逃嫌疑人的下落,缉捕归案。
有意见认为,事情显示外国政府开始对香港政府保护市民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性的状况失去信心,是个信号。
香港媒体早前报道,黄台仰和李东昇2017年11月到德国出席学术活动后,就再没有按规定报到,也没有出席同年12月举行的法庭预审(香港称为“弃保潜逃”),法庭因此向他们发出通缉令。
香港当局之后计划向国际刑警提出申请向两人发出全球通缉令,要求其他国家协助寻找两人,然后把他们引渡回香港受审。
BBC中文周三翻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资料库,没有发现两人的资料。
黄台仰在德国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访问时说,他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才在当地申请庇护,形容香港的情况“越来越黑暗”。“我们现在必须在外部为香港而战。”
香港与德国有签订长期逃犯引渡协议。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周三回应传媒提问时说,香港《逃犯条例》中没有把“弃保潜逃”列为可以移交的罪行之一。他补充,这些可移交的罪行中包括一些涉及暴力的罪行,但没有说明针对黄台仰和李东昇的控罪是否符合这些可移交的罪行。
香港前保安局局长、来自建制派的现任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指出,根据日内瓦难民公约,难民应为政治性和被政治逼害,而黄台仰和李东昇只是畏罪潜逃。
她又批评德国的做法侮辱香港法庭,她说德国不理解香港的法治,“其实是不尊重我们的司法制度”,希望香港政府向德国解释,香港拥有公平审讯制度。
“香港官员不应再视若无睹”
研究德国历史多年的香港浸会大学助理教授钟子褀向BBC中文介绍,德国批准这些申请不是随便的事。
钟子褀说,申请人需要证实在原居地的人权的确会受剥削,才会被考虑,“不是一个人说他害怕被剥削人权就会被接纳”。而且德国目前政治环境对批准庇护请求会较谨慎,但黄台仰和李东昇的申请仍然获批。
“意思就是说,他们可以在德国逗留最少三年,如果满足某些条件,例如可以支持自己生活、学习德文等,可以延长。”
他指出,最新的数据显示,申请庇护的整个过程需时六至九个月。他在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的网站查询,发现2017年的确有两个来自香港人的申请,到2018年5月也曾批准两个来自香港人的申请,与《纽约时报》报道相符。
他翻查数据时发现,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仍未决定,是否决定批准另一名香港人的申请。“如果计算正常处理时间,我们可能在今年末有消息,多一名香港申请人获批准或否决。”
他认为,为何德国认为在香港有机会出现人权侵犯的情况,很值得注意。“如果是中国大陆,大家都明白这个决定很容易可以解释,因为有确实的人权侵犯。”
他又留意到,黄台仰和李东昇的庇护申请获批的时候,目前香港针对《逃犯条例》修例的争议仍然未出现。到底当时有什么原因令德国决定向两人提供庇护,“很值得香港人留意,也值得香港政府留意。”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谭万基形容,黄台仰和李东昇因为政见被香港政府利用法律制度控告,近年是第一次,“没有先例”。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说,国际特赦组织认为这突显香港言论自由近一两年迅速崩坏,外国政府也开始对“香港政府保障市民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性失去信心”,形容是个警号。
“从这个个案来说可以反映,香港官员不应再视若无睹,而应该当它是个引起警觉的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